快捷搜索:

引发动物保护组织异议,曾反对打狗的人在哪

图片 1

­ 处置流浪狗 捕杀是下策

图片 2

­ 因流浪狗伤人事件频发,江西省宜春市铜鼓县决定对该县城区内无主流浪犬类进行强制捕杀。此举引发了动物保护组织“PETA亚洲善待动物组织”的异议,该组织官方微博表态,直接捕杀流浪狗不人道。铜鼓县回应捕杀流浪狗:伤人事件频发,有规可依、市民支持。

图片 3

­ 近些年,城市养狗成为潮流,各种犬只的保有量呈爆发式增长,“狗患”随之而来。除了一些烈性犬伤人之外,大量犬只被先养后弃,流浪街头,导致伤人事件频发,形成很大的公共安全与公共卫生隐患。因此,不少城市纷纷开展捕杀流浪狗行动,此举引发激烈争议。尤其是当街采取棒击、绳绞等让人感觉残忍的方式捕杀,受到爱狗人士、动物保护组织的批评与反对。

5月1日晚,湘潭大学一位女生在校园内遭到成群的流浪狗撕咬。视频显示,一群流浪狗突然朝一名女生扑来,女生疯狂逃跑。校方通报称,还有一女生被咬伤。据悉,该校保安去年曾打狗,遭学校动保协会声讨后停止行动。

­ 从维护公共安全的角度出发,捕杀流浪狗有其必要性,在观念出现对立的情况下,更有必要采取影响更小、措施更人性化的柔性处理方式,比如,对流浪狗实施安乐死。这要求公共管理机构的管理更细致、更智慧。但是,问题的根源其实不在捕杀方式。

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。打狗的时候,某些爱狗人士说“狗狗那么可爱,不会咬人”“可以不爱,但不能伤害”。打狗和支持打狗的人都会被贴上“残忍”“自私”“冷漠”的标签。但是一旦发生流浪狗伤人事件,这些爱狗人士却不会站出来。

­ 捕杀流浪狗对防止城市“狗患”来说,向来都是下下之策,虽然成本较低、简单易行,但效果无法持续。流浪狗多了,伤人事件频发了,全城捕杀一次,可以管上一段时间,但过段时间类似问题依然会出现。同时,捕杀这种机械的治理方式,也会与社会情感产生冲突。

流浪狗问题不是爱心有和无的问题,而是爱心如何使用的问题。

­ 应对城市“狗患”,需要改变的是治理城市养狗的理念与方式,从“管狗”转向到常态“管人”上来,以此规范养狗行为,满足公共安全与卫生秩序的需要。其一,深化立法,进一步明确养狗者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,包括禁养犬只、强制免疫、禁止遗弃等,将城市养犬纳入法治的轨道;其二,建立城市养犬服务体系,引导犬只登记,运用识别技术、实行免疫、节育服务,规范养犬秩序;其三,引导社会组织参与到城市养犬的管理与服务中来,如联合建立流浪狗救助机构,通过收容、绝育、领养替代买卖、接种疫苗等方式,有序处置流浪犬只。

流浪狗不管在哪里,都是一大安全隐患。有的狗患有传染性疾病,是行走的传染源。有的狗由于长期流浪或曾经遭受虐待,对人有攻击性。首先要承认这个前提,否则爱心就可能办坏事、办蠢事。

流浪狗可怜,难道无辜被咬的行人就不可怜了吗?对陌生狗有爱心,对陌生人没爱心,这是伪善,是某种意义上的“率兽食人”。

我们没必要将讨论上升到“人权高于狗权”这种层面,因为一个文明的社会在保障人的安全的同时,也应该给流浪狗一席之地。但这个一席之地不是由流浪狗自由占领的,而是由人来规划管理的。

理想的状态是:立法明确遗弃宠物狗的法律责任,从源头遏制流浪狗的出现。现实中的流浪狗送到专门的收容救助机构,该绝育的绝育,该安乐死的安乐死,合格的狗再交给合格的人领养。

但现实比理想骨感很多,法律、制度、资金等方面都还有很多待解的难题。流浪狗保护经常简化为打狗和护狗的二元对立。打狗在很多时候是维护公共安全的不得已之举,但在护狗一方的道德攻势面前,常常显得力不从心,毕竟谁也不想被看成“冷血动物”。

然而如果为流浪狗献爱心仅限于制止打狗,然后便以为万事大吉了,那是极大的不负责任。流浪狗随意繁殖、流窜,必然会引发伤人事件,最终便会激起更强烈的打狗呼声。

近年来,“爱狗人士”一词在舆论中的贬义色彩越来越重,就是因为部分人把这个议题泛道德化,目中有狗而无人。反对打流浪狗可以,但请为流浪狗找到妥善的安置办法。如果没有办法,就不要阻止别人做必要的事。

爱狗人士若要表现真正的道德感,他们愤怒的对象不应该是为了公共安全而打狗的人,而应该对准不负责任遗弃狗的人,或许这些人也曾以“爱狗人士”自居。谁也没有权利牺牲别人的安全来满足自己的爱心。

本文由4008com云顶集团发布于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引发动物保护组织异议,曾反对打狗的人在哪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